当前位置:民乐县巨力文化影视传播有限公司科技快手失速:上市4个月市值跌万亿,二次元游戏铩羽
快手失速:上市4个月市值跌万亿,二次元游戏铩羽
2022-11-20

出品|搜狐科技

作者|宋婉心

编辑|杨锦

7月5日,ID名为“小白可爱多”的账号在A站发表了一篇长文,文中写道,“没有想到是以这样的一种方式让大家知晓我的近况,在我心里,还是希望就想什么都没发生,悄悄的离开,默默的留守。”

“小白可爱多”是快手前二次元负责人、A站前负责人文旻。随着文旻的离职,A站业务也从原来单独管理,划转到由运营团队统一管理,目前的负责人为薛苏,此前负责快手小剧场(短剧)业务。

2019年6月18日,快手宣布任命文旻为A站新负责人,接替原CEO五火的工作。只是两年时间过去,文旻也没能避免离开“猴山”(用户对A站爱称)的命运。

在文旻的长文下,点赞最多的一条评论写道:“那年外头狂风暴雨,各家各神都在乱战一团,你临危受命,扛起被尘铺满的大旗……如今破落的猴山,一点一点重整,历经热热闹闹的一年过后,你说:我走了,这里还是永远的家。”

快手和A站的结合曾遭受诸多质疑,不少行业人士认为土味快手和二次元A站难以融合。而A站到底是快手的鸡肋还是新增量,这个问题显然在快手上市后变得更加紧迫。

年初上市至今,快手的股价坐上过山车。截至7月9日,快手股价已经连续多日下跌,较最高点417.8港元,跌幅累计近60%至152.8港元,最新市值6355亿港元,较最高点跌去超万亿。

另一边,快手入主A站已经三年,后者实现跟着快手曲线上市,但除此之外,三年里,A站鲜少对外发声,随着“老对手”B站加速扩张,A站进一步陷入沉寂。

快手股价走势

“鸡肋”A站?

2018年6月,快手官宣收购A站。这起收购曾直接挽救A站于水火之中,据刺猬公社报道,快手游戏直播团队的产品负责人陈明安曾和研发团队一起摸底A站,但当时,A站几近倒闭边缘——服务器常年不稳定,宕机事故屡见不鲜,产品体验愈发糟糕,每一天都有大量用户流失。陈明安不禁发出疑问,快手为什么要收购A站?

相关资料显示,2017年11月时,A站日活用户只有160万,相比巅峰时期断崖式下跌87%。而有A站前员工透露,2017年底时,公司已经发不出工资,“大家都在等待被哪个爸爸认领”。

最终快手在竞购中胜出。快手承诺,A站保持其品牌、团队的独立运营,快手将给予资金、技术、资源上的支持。收购后的第一年,A站原CEO五火带着团队做的主要工作,就是在快手输血的帮助下填“旧坑”,那段时间,A站接入了快手的十几个技术中台,包括视频云、推荐、搜索等等。

但这仍旧不够。2019年A站引入文旻,被陈明安认为是关键一步,“至少目标已经越来越明确了”。

文旻掌舵的两年,A站的确有重获生机的趋势。2019年,A站买下了多部新番,比如《佐贺偶像是传奇》《瑞克和莫蒂第四季》《达尔文游戏》等,几部作品均取得不俗口碑;此外,当年年底的ACG光合创作者大会上,AcFun还推出了AC娘虚拟偶像、上线了直播业务、游戏则推出了《命运神界:梦境链接》。

值得注意的是,快手收购A站的时间点,正是前者立下K3战役(去年春节前日活突破3亿)之时,快手对流量的渴望之心迫切,而当时和快手竞购A站的名单中,同样有字节跳动在列。错失musical.ly之后,快手急需A站成为自己的流量入口之一。

不过,A站有没有完成快手的收购目的,仍不得而知。外界看来,A站被收购后仅仅完成了技术、团队、用户规模等方面基本恢复,其他方面鲜有显著成绩。有业内人士表示,(A站)技术架构推翻重来,(快手)用了两年时间才弄利索,花费的钱和时间都和回报不成正比。

在历史原因的背景下错失黄金时间后,“改造”一艘巨轮的难度,甚至大于新建一艘。

二次元游戏失利

最新一轮架构调整中,A站从游戏业务之下移出,划归由运营部门分管。实际上,这距离去年A站划归到游戏团队管理,仅过去不到一年。在快手原本的设想中,A站能够以其强大的二次元文化增强快手游戏的IP打造能力,并丰富宣发渠道。但在试水一年后,A站没能逃脱被游戏团队“抛弃”的命运。

去年,快手游戏搭建起了初步架构。2020春节前后,快手将原本独立运行的自研游戏和游戏直播团队,调整为前者接管后者,而游戏直播原负责人则管理其他直播业务,比如电商直播等。前后收购、投资三大工作室和两大发行公司后,快手游戏手下已经囊括几十款代理和自研游戏。

而去年将A站划归游戏团队,表明了快手入局二次元游戏的想法。过去一至两年里,二次元、女性等垂直游戏领域异军突起,以《原神》惊人的“钞能力”为首,据Sensor Tower数据显示,至少有20款二次元游戏入围过ios畅销榜前10。米哈游、鹰角等独立游戏开发商都依靠二次元游戏完成崛起以及市值翻倍的神话,在腾讯、字节等大厂纷纷跟进之时,快手同样大举布局。

去年4月7日,快手、A站、龙拳风暴联合发行二次元游戏《命运神界:梦境链接》,一度成为爆款,据悉上线首日流水突破1000万元,登上iOS免费榜第一,并在之后的两周内保持在畅销榜TOP50以内。

不过,随后不久该游戏便疑似因违规套用其他游戏的版号被下架。而公开数据显示,下架前,《命运神界:梦境链接》流水至少过亿。

今年3月18日,由快手自研自发的国漫IP手游《镇魂街:武神躯》上线,据官方介绍,该游戏首日新增用户破100万,当天登上IOS免费榜第一。然而,搜狐科技查询七麦数据显示,《镇魂街:武神躯》在上线首日后,iOS收入便一路下滑,最新单日收入已跌至2000美元。

《镇魂街:武神躯》 iOS收入

值得注意的是,《镇魂街:武神躯》是改编自B站国创动画区追番Top3《镇魂街》的改编手游。此外,快手去年还抢下了B站连载同名漫画《租借女友》动画新番的大陆独播权。快手对二次元的野心可以从中窥见一二。只不过,尽管快手拥有成熟的游戏直播土壤,但自研能力仍旧欠缺。

爆散网络CEO羽中在接受腾讯投资的时候,曾这么形容传统的游戏商人:“他们并不清楚二次元用户想要的是什么,所以投进去的钱结果不尽人意。”

上市4个月市值跌万亿

随着文旻退位,快手也宣布了新一轮架构调整。此前由快手高级副总裁严强负责的增长部被取消和拆分,增长业务整体划归王剑伟负责。

据悉,快手增长部此前设有四个中心,每个中心各有一位负责人,分别是增长渠道中心(朱婷婷)、增长创新中心(张猛)、增长策略中心(马如平)和增长产品中心(俞金辉),四个业务中心负责人统一向严强汇报。

此次组织架构调整之后,整个增长部被取消和拆分,原增长渠道中心的业务和团队仍由朱婷婷带队,但改为汇报给王剑伟;增长创新中心原来的两块业务拆分为裂变增长和区域增长(快手极速版地推),区域增长仍由原中心负责人张猛负责,汇报对象变为王剑伟;裂变增长团队以及增长策略中心、增长产品中心被划到产品部,由刘桐管理,刘桐向产品最高负责人王剑伟汇报。

去年5月底,快手进行了公司成立以来的第一次架构调整。K3战役总指挥马宏彬换任负责商业化部门,原商业化部门负责人严强换任负责运营部门。

这背后,快手发展重心从用户积累转变为商业化变现,而此次增长部被从运营部门移出,转而划归至产品部门之下,则是对用户增长的重新重视,以及对其发展逻辑的一次重新定义——从内容运营驱动增长,向产品驱动增长靠近。

用户增长划归产品部后,增长业务和主站平台的用户促活与留存业务实现合并,而王剑伟手下,还负责周驰带领的直播业务,由此,直播业务也得以更深度地服务于用户增长目标。

自今年2月上市后,快手股价曾一度上涨至超417.8港元,将快手总市值提升到了1.74万亿港元。彼时,快手市值超越京东,成为港股中位于腾讯、阿里、美团之后的第四名。

但随后,快手股价一路下跌超60%,与最高点相比,市值蒸发超万亿,成为恒生行业228家上市公司中年内跌幅最大的公司。

消息面来看,快手上市后负面缠身。今年2月,有媒体报道称,快手前副总裁、社区内容研究院负责人赵丹阳因收受贿赂,在离职后被捕。5月,快手头部主播“驴嫂平荣”在直播间出售山寨手机,快手全面下架该朵唯手机,并承诺退一赔九。

财报来看,各业务营收结构调整显著,今年一季度,快手广告营销收入首次占比过半,不过要注意的是,对比去年四季度,快手广告营收为85.6亿元,今年一季度为86亿元,也就是收入仅环比微涨了0.5%。而一季度广告占比的扩大,主要来源于其他两部分——直播营收以及包含电商在内的其他营收的下跌。

具体而言,去年四季度,快手直播业务录得收入79亿元,而今年一季度72.5亿元,环比下降8.2%,同比更是下降19.4%。直播收入减少的背后是直播付费用户的减少,直播平均月付费用户由去年同期的6700万降至了5240万。

与此同时,快手在获客方面的投入仍在增加。财报显示,一季度,快手的销售及营销开支达人民币117亿元,较去年同期的81亿元增加44%。

各项指标不容乐观,这或许也直接导致快手一年时间进行了两次组织架构调整。从最近的调整来看,“用户增长”重新成为快手战略重心,但随着短视频红利殆尽,用户争夺已经进入零和博弈状态。

快手在去年春晚曾达到2.82亿日活,随后回落,而此前公布的招股书显示,截至去年11月的十一个月内,快手主站(不包含小程序)DAU由去年9月的2.62亿,微涨至2.63亿。到了今年一季度春节后,DAU则涨至2.95亿。

一年时间里,快手DAU在波动中缓慢增长,提升不明显。而据腾讯一线报道,抖音在去年春节突破4亿DAU之后,今年一季度抖音主站平均DAU已达5.1亿,年内涨幅达一亿。

这场用户争夺战中,快手跑得还不够快。7月9日,摩根士丹利将快手目标价由300港元/股下调至130港元/股,理由是“快手追赶抖音的故事并没有像预期的那样上演”。

如您发现有部分资讯内容不显示,请直接复制链接选择浏览器打开,不要使用微信打开。